进入我的房间后,小乐立刻泪汪汪的望着我,嘴中说到:“国忠哥,我...我......”

  还没等他的话说出口,我便立刻出口拦住了他。

  “来来来,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快,赶紧摆上咱兄弟俩喝一杯。”

  尽管我故意扯开话题,但是我的心理很清楚,凭借小乐的性格,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很难轻易的原谅自己。因此我刚把话题扯开,小乐又立刻将话题圆了回去。

  “行了国忠哥,你别再难为我了。我不管你心理怎么想,反正在我心理,我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因为我背叛了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比亲兄弟还亲的哥们。但是我......”

  “停。小乐,你可别这么想,谁说你背叛我们了?”

  “国忠哥你别说了,你别再安慰我了!自打那天你们在羊汤馆收拾了隋龙飞以后,他就几次三番的领着人到店里闹事。我爸年纪大了,他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直到有一天,隋龙飞领着一个外国人突然来到了羊汤馆,说他可以答应我以后不来羊汤馆闹事,但是我必须要帮他做些事情。而当他从口中讲出他要我时刻将你和二胖哥的行踪都透露给他时,我当场就拒绝了他的要求。可谁曾想我的话刚一说出口,他便立刻挥手让他的手下将我爹在此毒打了一顿。为了我爹,我只能答应他的条件,但是仅限将我们的行踪告知他,除此之外再不为他做任何一件事。但是我是真没想到,猴崽子竟让会对你有杀念,在我印象中,猴崽子虽然是个无赖,但是他也不至于无赖到敢玩人命的地步啊。”

  听完小乐的这一番话后,我的表情并未露出任何惊奇。因为在小乐口中说出的这些我早就猜到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儿。眼下就我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安抚住小乐的心情,别让他胡思乱想,毕竟他是我从小玩到大的玩伴,是我们团队不可缺少的一个人。想到这里,我便十分和蔼的对着小乐说到:“小乐,我没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谁说你背叛我们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你觉得是坏事,而我觉得你做的未必是坏事。今日我之所以摇头没让你在众人面前将真相说出来,原因有两个:第一你的一系列行动并未给我们一行人带来什么损失。第二,就是我刚才一直强调的——你并没有背叛我们。你现在需要做的是静下心来听我把话说完。”

  看到我这认真的表情,小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见此情形我便接着说到:“小乐我之所以把话这么说是因为现在有一个事实我俩必须承认。通过近几次你提供的一些情报准确性来推断,此刻的猴崽子定是十分的相信你。而这一点对我来说至关重要,这是你的功劳,也是我最想要的结果。”

  经过我这番话的洗礼,小乐皱紧了眉头,脸上露出了半信半疑的表情。很显然他对我的话并不是很理解。看到这里我接着说到:“小乐,猴崽子相信你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我却正想利用一下这一事实。猴崽子借你之手来打探我们的行踪和动作,那么我们为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你继续向猴崽子提供情报,我则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在你提供的’真实’情报上做一下手脚。这样你以前的那些往事是否可以理解为你正在为此计划打基础呢?”

  小乐虽说没念过几年书,但是他的头脑并不是很愚钝,我的话一说到这个份上他就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此时只见他紧皱的眉毛顿时放开而后十分惊喜的回到:“国忠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次我一定要借机会好好整整猴崽子,让他从此以后打消欺负我们的念头。”

  见到小乐开窍,我悬挂在嗓子眼里的小心脏总算可以安服下来。说句实话,利用猴崽子对小乐的信任来整他这办法是我在小乐进门以后才想到的,完全属于为了安抚小乐而临时抱佛脚用的。但是现在心平静下来细细品味一番,我这临时想出的办法似乎有那么一丝丝可行之处。

  要知道猴崽子为人没有什么心眼,属于十分好糊弄的类型。通过猴崽子近期的举动来看,利用小乐来探听我行踪一事定是他自己想到的,换句话说他和小乐应该是单线联系,他们之间私下交流的秘密未经双方各自传达,应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o:酷,f匠/网&唯一正版,A其&E他都J*是g●盗U版◎◎0R/

  可是,不管怎么说,以上我所推断的这些结论仅仅是我的猜测,并无什么真凭实据,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想从小乐身上找找相关的答案。想到这里我对着小乐说到:“哎小乐,有个事我想问问你。”

  我说出这话后,小乐立刻回到:“国忠哥,有事您直说就是,咱俩之间你客气啥。”

  见小乐如此豪爽,我便立刻问到:“小乐,你平时和猴崽子之间都是怎么联系的?”

  听到我的话后,小乐的眉头又稍微的皱了一下,而后结结巴巴的回到:“这...这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平时我们之间并无当面对接,绝大部分时间,他都是通过一些素未相识的路人传信给我的,信的末尾会留下我回信的地址。到时我将猴崽子想知道的内容写在纸上放到指定位置。放好后隔一段时间自会有人来取,至于取东西的人这我还真没见到过。”

  听到我的话后我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从小乐的话语中不难判断出,猴崽子是需要信息的时候会主动联系小乐,不需要的时候他是不会轻易的透漏自己的行踪。从另一个人方面来说,猴崽子并非一个完完全全的傻大哈,就他的脑子而言,能想出如此精美而其不留破绽的交流方式的确有些超出我的想象,可是想到这里我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另一个念头,这个计策真的是猴崽子想的吗?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