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极度疲惫下我睡得非常沉,后来是易简豪叫醒了我。

  “查老板,你朋友已经走了,他说谢谢你....”易简豪语气依然平静,只不过看到我疲惫的状态不由皱了皱眉。

  我拍了拍脸,半晌才彻底清醒,看了眼表发现已经九点多了,我趴在座位上睡了整整两个小时。杨比特也跟他喜欢的那个姑娘离开了,我最终没能目睹那姑娘的面容。

  “你面色太憔悴了,最近在公司很忙吗?”易简豪少有的坐下来跟我聊天,说话的同时也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我心里又是一阵伤痛,很不是滋味的摇摇头。

  易简豪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道:“不是为了工作,那一定是因为爱情。跟那个很好看的姑娘闹矛盾了?”

  对于易简豪我没有避讳,跟他说了我和林夕分手的事情。

  然而听到这个消息易简豪并没有显得很惊讶,好似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烟抽过半,易简豪才缓缓开口:“那姑娘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俩分开也是必然。”

  “是吗?”

  我迷茫了,林夕与我并不被易简豪看好,虽然他的观点不代表一切,但仔细回想,跟林夕在一起时,我的自卑心理从未消失过,只是我倔强的心在极力掩饰着自卑,自欺欺人。

  没有再跟易简豪聊关于林夕的事情,因为那时毫无意义的,也许林夕真的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既然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吧。

  “易师傅,这两天的销售额有点大的惊人,是你已经启用你的人脉了吗?”我把咖啡店现在的状况必须得弄清楚,否则我对广告宣传效果评估过低,这对于我后期是非常不利的。

  现在我销售额超出预期太多,只能说明另外有渠道在帮我宣传,否则以我对花语广告位的了解,宣传效果绝不会这么大。

  这让我只能联想到易简豪入职前,他跟我说他人脉的力量,现在唯一能说得通的便是易简豪了。

  “没有,我手上的人脉打算在你所有广告宣传过后再启用,那样的话宣传度能达到最大化。我也很好奇这个销售额,因为这是两天之内忽然暴增的,非常奇怪。”

  易简豪否认了他启用了人脉,这让我心中不禁疑惑,这到底是哪里出现了漏洞,让咖啡店的销售额超出预期如此之多。

  我带着疲惫与疑惑回到住处,其实家里没什么不同,只是恢复到了在认识林夕前那样的空档,还有少了小武的陪伴。

  为了确认心中的疑惑,我急忙给宣传部部长打了电话,询问他现在花语即将搬向新的写字楼,是不是连广告位都一带升级了。

  结果得到的消息是,广告位并没有升级,依旧是曾经那样并不怎么奢华的广告位。为了确认,我又让宣传部部长把我咖啡店广告位的位置全部掉了出来,又花了功夫找到那几个广告位附近人群近两天的流量,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这一切结果都表面,咖啡店销售额暴涨与我的广告宣传毫无关系,可咖啡店的销售额确确实实增长太多,我想不通这样的宣传效果到底是从哪里来了。

  坐在客厅连抽了两根烟,我都没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就在我打算顺其自然时,忽然灵光一闪,即刻把电话打给了张笑笑。

  “老板有什么事情吗?”张笑笑那边传来地铁进站的声音,她应该刚离开咖啡店在坐地铁。

  我没有废话,直接道:“明天再来办会员卡的人,你记得问问他们都是从哪里知道我咖啡店的,你多问几个人,把每个人说的地方都记下来,晚上我去看结果。”

  “好,还有什么事情吗老板?”

  “没了....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

  “那好,老板再见。”

  “再见....”

  挂掉电话,咖啡店的事情只需要等到明天就大概可以知道结果了。我心里有种不安的猜测,也许除了我自己申请的广告位之外,可能还有外界的力量帮我在宣传,甚至广告位要比花语高级数倍。

  只不过现在单单是我的猜测,可如果真是如此,那股力量又是谁呢?这样匿名帮我的人,这些年除了每个月给我寄钱的那人外,再也没有了,难不成这次广告宣传跟寄钱的是同一个人?

  迷雾云云,我扶了扶额头,感觉到力不从心。

  明明想要自己生活,却在黑暗中有一双无形的手,在这些年里有意无意地推着我前进,怎么也不让我摔倒。

  如果当初没有每个月给我咖啡店神秘寄来地那笔钱,我的咖啡店一定忍不住亏损,早就倒闭了。这一次,假设单单靠我买下花语的广告位宣传力度,绝对达不到在半年内能开分店的高度。

  我不想被支配,我一定要弄清楚这双无形的手!

  因为我查逸就算活的再窝囊,也不需要任何人无声的可怜我,这关乎我的自尊心与底线。

  如果说我的人生还有渴望,那我的咖啡店便是我最后渴望的事情。

  躺在床上,我盯着和林夕微信的对话框,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林夕,你能听我解释吗?

  然而系统却提醒我发送失败,原来她已经把我拉黑了。

  我苦笑一声,为自己点上一根烟,再次打开跟她短信的对话框,我快速的抽完一根烟压制内心的不安,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这条短信上。

  可现实再次给了我一击响亮的耳光,林夕连我的手机号也拉黑了!

  不用猜,一切能让我联系上她的联系方式,都已经被她彻底拉黑了,林夕这次是下了狠心,要跟我分手。

  看正版~_章&g节上酷vX匠I网*:0X

  我一下子跌入了人生低谷,原本以为林夕是我孤岛的答案,却直到如今现实才打醒了我,告诉我那全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安玥,她或许跟我一样,沉浸在失去我的伤痛中,可不曾想到现在的我也如同她一般,落魄不堪!

  这或许就是因果关系,我伤害了安玥,林夕误解了我....现实,真tm是个禽兽!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花魔王说:   下面是我哥们写的一本书,笔风轻松,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友们可以看看。 《我的血族女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