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表哥上来就厉声质问道:“你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怎么没回来?”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回不回来似乎跟他没啥关系吧?不由得说道:“跟童天真去她家了呗,不是,哥,我没回来你激动个啥。”

  表哥抓着我的手往外就走:“我带你去见波叔,见了他,你就明白了。”

  见波叔?

  刚才进来的时候,保安室是锁着的,我也就没注意,可眼下再看,保安室的门却是开着的。

  隐约间还能看到波叔在里面捣鼓些什么,我有点紧张了,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又看了眼表哥以及波叔。

  难不成,他们真的是鬼?

  可白天鬼是怎么出来的?

  难道是因为没有太阳的原因?那之前有太阳在的时候,表哥也出来过啊,不行,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之前童天真说王大爷是鬼,最后我把他灭了,证实了童天真没骗我。

  昨天晚上童天真又说,表哥和波叔是鬼,这一次她有没有骗我?我想应该没有,因为她没有任何理由骗我,如果对我有什么企图的话,王大爷的事她就不会帮我了,还把红伞给我。

  酷o$匠'网d永久免z@费h看$k小V~说0*

  对了,红伞,这玩意可以证明表哥和波叔是不是鬼。想到这里,我撒开了表哥的手,看着就在眼前的保安室说道:“等一下,我有个重要的东西落在宿舍了,我回去拿,马上下来。”

  表哥气急败坏的看着我骂道:“什么东西比命重要?你小子快没命了知道吗?”

  啥玩意就快没命了?

  在没证明他们不是鬼之前,我不能相信他们的话,即便是表哥也不行。

  想着,我一边往宿舍的方向跑,一边大喊:“马上就回来,五分钟,就五分钟。”

  后面表哥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话,不过我已经跑远了就没听清楚。

  一路狂奔到宿舍门口,踹开木门之后,一眼看到了角落里的红伞。

  我拿起红伞亲了一口,嘀咕道:“千万要保佑我啊。”

  回到保安室,眼前的一幕让我浑身一颤,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大门口摆了个纸人,额头上贴着一张黄纸,黄纸写的不是符文,而是我的生辰八字。

  “庚午年 癸未月 辛巳日 戊子时”

  下面标注着阴四辰,眼阴阳!

  虽然我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也能揣测个大概出来。

  无疑就是说我是四辰人,有阴阳眼。

  而那排八字,可不就是所谓的阴四辰。

  我头皮发麻的绕过纸人,钻进保安室里去。

  就见表哥面目严肃的跟波叔谈论着什么,看我来了,表哥起身对我说:“小非过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巧了,你有事要跟我说,我还有事要给你证明一下嘞。

  我紧捏红伞,心想如果有什么不对,就赶紧打开。

  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对,表哥把我拉到波叔身边后,沉声问我:“小非,哥问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

  “啥问题?”上班时间把我拉出来,还搞这么严肃,让我心里面有点不安,有点紧张,又有点难受。

  “你要如实回答,这事威胁到你的生命”表哥咬着重字的问我:“你跟童天真,发生过关系没有?”

  这……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说好的正经事儿呢。

  我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就只牵过手,没发生关系。”

  好吧,还接过吻,但这事儿我不好意思开口啊。

  表哥眯眼又问:“你确定没发生关系?谁骗我谁儿子啊。”

  我点头无奈道:“真没发生关系,骗你干嘛?我要骗你我就是你儿子。”

  他这才松了口气,然后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让我意想不到的话。

  “你以后别跟童天真来往,因为她……不是人,是鬼。”

  又来了,怎么又来王大爷那出了。

  当初王大爷就忽悠我童天真是鬼,结果被我一把伞给他干掉了。

  现在表哥又告诉我童天真是鬼,这特么到底什么跟什么?

  我把伞毫无征兆的打开,因为只有这把伞能够证明表哥二人是不是鬼。

  可在我打开红伞之后,整个人都愣神了。

  表哥和波叔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我。

  表哥还拍了我脑袋一下:“我他娘跟你说话呢,正经点儿的,你小子再这样下去命都没了。”

  波叔拍了拍表哥,示意他别说话,然后又对我说道:“小非是吧?我跟你说实话,人鬼殊途,你跟她待一起时间长了,会折寿的。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一点,她只在晚上出没,为什么白天就不来找你呢?如果她是人的话,白天为什么不露面?一天是没时间,两天是没空,那三天四天五天呢?天天都是白天没空晚上就有空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前一个保安,也就是王大爷,他是鬼的事就是童天真告诉你的吧?并且童天真还帮你灭了那个王大爷,对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很乱。

  满脑子都是伞没用,伞没用,伞没用。

  这么说来表哥他们真真切切是人。

  那童天真呢?

  她是鬼吗?

  波叔有一点说的没错,童天真只在晚上出没。

  她为什么白天不出来?

  难道说她真的是鬼?

  可……不对,不会的,如果童天真是鬼,她为什么要给我这把伞护身?这把伞的功效我是见过的,她若是鬼,为什么不怕这把伞呢?难不成这把伞还能是她创造出来的法器不成?这不大可能。

  那就是表哥和波叔在说谎了。

  可什么样的情况下伞会没用?

  不行,我得找童天真问清楚。

  我刚想说话,电话就响了。

  拿出号码一看。

  顿时毛骨悚然。

  鬼……那个鬼,他又打电话来了。

  第一次死周伟,第二次死黄达,这一次是谁?

  我心脏砰砰直跳,有点不敢接电话。

  可转念一想,不接的话,死的是谁我都不知道。

  如果我接了,我还能试着阻止。

  想到这里我对表哥说出去接个电话。

  表哥有点不愉快,觉得我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倒是波叔看得开,示意表哥别拦我,任由我去。

  表哥不解波叔为什么这么做。

  波叔呵呵笑道:“咱们说什么他都不信,还不如让他自己去寻找答案。”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