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的时候,老冯将他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冷羽,他那天出车的时候,刚离开小区就遇见了一个女乘客,而那个女人他后来才知道就是林艺馨的好闺蜜庄庄。

  冷羽微微皱眉,庄庄肯定是故意接近老冯,她知道老冯跟自己的关系,想要从他的身上套取有用的信息。如果这不是林艺馨的安排,只是庄庄的个人计划,那么这个女人一定知道很多跟林艺馨有关的事情。

  “起初的时候我还怀疑,后来我才发现庄庄是故意接近我,因为她在我家小区门口出现了几次,每次出现她都是去同一个地方,我们路上就东拉西扯的聊天。”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你。”老冯有些愧疚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这事儿也怪我,那天我一时没有把住自己的嘴巴,将你中奖的事情说了出来,也就是那一刻我才知道她是林艺馨的闺蜜。”

  “本来我不想告诉她,可是她在找我之前就把我的底细摸清楚了,她说只要知道你的一些消息,如果不告诉的话,她就会跟我老伴儿说我的一些事情。”

  “小冷,我倒不是故意出卖你,我前思后想之后觉得你跟弟妹现在的生活一团乱麻,总要有一个开始,于是我就将你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她,我只是说了你中奖的事情以及调查林艺馨的事情,至于我们去大富豪的事情,我只字未提。”

  冷羽听清楚这些事情之后并没有责怪老冯,他说的对,自己的事情泄露出去并不是坏事,反而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因为他确定林艺馨在确定了自己中奖之后一定会贤惠一段日子。

  作为林艺馨的闺蜜,庄庄一定会在这段时间尽可能的抹杀了所有跟林艺馨有关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对她不好的事情。冷羽还有一种直觉,庄庄很可能知道快递的一匹狼是谁,如果不是蔡昌龙的话,她一定会暗中去找那个人。

  “老冯,庄庄坐你车都去了什么地方?”冷羽问道。

  老冯说,她每次打车都去一个地方,那就是开心一百酒吧,而时间段基本都是一样,早晨七点左右,她对酒吧好像格外的熟悉。

  又是开心一百酒吧?

  冷羽敲着桌子斟酌着,庄庄就是一个靠身体吃饭的女人,她认识的人很多,但是跟她有关系的到底有几个,冷羽的心里也不是很清楚。

  冷羽忽然想到了宇文聪在酒吧遇见林艺馨的事情,又想到了林艺馨在开心一百酒吧领舞的事情,还想到了庄庄穿着林艺馨的空姐制服跟蔡昌龙滚床单的事情。

  难道说……

  开心一百酒吧的老板是庄庄?

  “老冯,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冷羽认真的说。

  “你跟我还客气,有什么事儿尽管说。”老冯笑道。

  “如果你有朋友在工商局上班的话,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开心一百酒吧的老板是不是庄庄。”冷羽现在必须弄清楚这件事情,因为他觉得妻子的转变源头就是来自于开心一百酒吧。

  老冯微微一笑:“这点事儿没有问题,我外甥女就在工商局上班,你稍等一下,我马上给她打一个电话。”

  冷羽安静的等着,眼前的老冯不是那个神秘人,这一点可以确定,他更不是一匹狼。

  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一个人,他们到底是谁?

  冷羽下意识的拿起了手机,浏览着妻子的群消息,空空如也,这种安静让他觉得十分的不正常,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情,明天就是周末,妻子会不会去她们口中的老地方呢?

  “小冷。”老冯挂了电话喊了一声冷羽说:“我外甥女刚才查了一下,开心一百酒吧的老板就是庄庄。”

  果然是她啊!

  、最新-)章d节+}上(K酷#匠A网M0't

  冷羽的眼睛有些猩红,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不止一次提醒妻子远离庄庄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可是林艺馨没有一次听自己的劝告,而这一刻冷羽觉得林艺馨若是真的堕落了,绝对是庄庄一步步将她带歪了路。

  冷羽觉得想要彻底弄清楚是否背叛了自己,单单调查林艺馨不会有太多的结果,而庄庄是她的姐妹,可以尝试一下从这个女人的身上入手,他就像是撒了一张大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抓到一条大鱼。

  当然,即使冷羽很信任老冯,他也没有将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他。

  “小冷,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话,你尽管开口。”老冯喝了口啤酒说。

  “顺其自然吧,如果我老婆没有背叛我再说了。”冷羽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

  吃过饭,冷羽借着自己有点醉了的借口说要回家,老冯说他也喝了酒无法开车,于是冷羽拨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说:“你现在有时间么,我刚喝了酒无法开车,你能不能过来把我送回家?”

  二十多分钟之后,温婉从的士上走下来,进入串吧扫了几眼就看见了满脸酒红的冷羽,摇摇头走了过去:“你没事儿吧?”

  冷羽故作趔趄着身体站起来,差一点栽倒在地上,温婉急忙搀扶住他的身体:“你喝这么多干什么啊,遭罪的是自己!”

  “老、老冯,我……我不行了,我先回去了。”冷羽唇齿不清的说着,但是他一点都没有醉,虽然信任老冯,但是却不敢保证老冯会不会在自己离开之后将消息传递给庄庄和林艺馨。

  “好,这顿我买单,你路上慢点儿。”老冯打了一个酒嗝,看着搀扶着冷羽的温婉,内心笑了一声:小子,你桃花运不错,这个丫头一瞧就对你有意思。

  离开刘二串吧,温婉好不容易才将冷羽弄到车上,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有些心疼的看着蜷缩在后车座的冷羽几秒说:“回家还是去哪儿?”

  “开车。”冷羽低低的说。

  温婉皱了一下眉头,听冷羽的口吻很清醒啊,可是他为什么要装醉呢?

  虽然很好奇,但是温婉还是上车启动,远离了刘二串吧之后,冷羽才慢慢的坐起来。

  “你没有喝醉?”

  “对不起,麻烦你了。”冷羽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也就是眼前的发小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找个僻静的咖啡屋,我跟你详细的说清楚,另外你现在可以帮我去做我要做的事情了,不论成败,我都要一个结果。”冷羽说着闭上了眼睛。

  林艺馨,你是贤妻还是荡妇,很快我就会揭开你的面纱了!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